第五百五十九章 明珠当煤球
神级黄金指 - 悟解
神级黄金指最新章节 第五百五十九章 明珠当煤球在线阅读,请记住我们 nkk.La 休闲文学网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五百五十九章明珠当煤球

    薛家的那位子弟是很慌张,但却不是害怕或者恐惧的感觉,而是有点愁眉苦脸,显然是对他口中的二爷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老二来了?”薛天翰皱眉,却是长叹一口气,“他自己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!”薛家子弟连连摇头,“带了好多人,连平昌少爷他们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人呢?”薛天翰沉声问道,“为什么不进来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让您出去说话。”薛家那位子弟咽了下喉咙,“说他今儿绝对不会踏进这个门,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非什么?”薛天翰神色一凛,“是不是除非我把家主的位置让给他才肯踏进这个门?”

    薛家的那位子弟没敢回答,只是低下头,也不出声,静候薛天翰下一步的指示。

    “我出去看看。”薛天翰迈步就想往外走,“我倒要看看他今天是来干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!”薛平谷却上前说道,“我和你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留在屋子里吧,毕竟……”薛天翰扭头看了看蔡启章跟何冲,明显改了起初想说的话,“毕竟还有客人在这,你就陪着你蔡叔和这位刚认识的小朋友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显然不是他内心想表达的意思,薛平谷显然也清楚自己父亲要说什么,却没有坚持,脸色微微有些黯淡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自己能行吗?”蔡启章也显然知道外面来的是谁,担心道,“我总觉得来者不善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不知道,你还不知道我吗?”薛天翰自信的笑了笑,“你就老实坐着喝茶就行了,等我回来在跟你算账。”

    说着薛天翰指了指桌上的那些古玩,随即转身便向大门走去,而那位薛家子弟也连忙跟上,更还把其他在屋子里的子弟也都叫了出去,显然是对外面来的人有着深深的忌惮。

    “外面来的是谁?”何冲心里已经猜到了个大概,但还是向薛平谷问道,“怎么感觉薛老爷子对这人有些无可奈何?”

    “我二叔。”薛平谷叹口气道,“你见过的,在我博物馆里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他。”何冲暗道果然没猜错,“这里是你们薛家的祖宅吧,按理说也是他的家,怎么还用通报?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薛平谷长叹一口气,“都是些陈年的老账,没法说,也说不清,坐吧,希望别闹出什么大动静就好。”

    虽说对自己二叔的到来和自己长辈之间的矛盾很是无奈,但还是招呼蔡启章跟何冲重新坐下,并倒上了新茶,可脸上的神色却表现出了他内心的不安。

    其实薛平谷很清楚为什么父亲不让自己跟出去,说到底还是因为他并非薛家亲生的原因,薛天翰是不想让自己领养的儿子受到不必要的侮辱,也算是用心良苦。

    走出宅子的大门,果然看到薛天林带着一堆人堵在院子里,而他本人则是一副趾高气昂的德行,再看看他身后,薛彦录四个孙子辈的也在其中,甚至还有两个年纪相仿但从未见过的年轻人,想必就是蔡永明口中的另外两个孙子了。

    而在薛天林身旁略向后的位置则站着两个已到中年的男子,看眉目跟薛天林是有几分相似,应该是他儿子。

    “老二,你这么气势汹汹的回家是想演戏吗?”薛天翰先是皱眉扫了一圈,跟着却笑着说道,“还带了这么多孩子回来,是想回来住吗?平五和平世呢,怎么没一起来?”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我是不会回来住的,起码现在是绝对不会。”薛天林对自己这位哥哥没有半分的好脸色,冷哼道,“我是来跟你算账的!”

    “老二,这么久不回来,你一来就跟我较劲?”薛天翰眼神里有些许恼怒,但还是压着火气,“这里是咱们薛家的祖宅,你不回来还能有谁回来,再说了,你和我能有多大的仇恨,需要让你这样说话,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小事你还放不下?”

    “放下?”薛天林哼笑,很是讥讽的看着自己大哥,“小事?我可不这么认为,这家主的位置本来就是我的,当年老头子最宠的就是我,也肯定会把家主的位置传给我,要不是你暗中使手段,怎么可能让你坐在这个位置上快活这么多年!”

    “对,当年父亲是很宠爱你。”薛天翰说起这个问题很是严肃,“但他老人家更知道你不成材,这才将家主的位置交到我的手上,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狗屁!”薛天林大骂,“那个老东西眼瞎,把我这个明珠当煤球,你不就是境界高点吗,凭什么家主让你当了去,我却什么捞不着,你有什么才能,是你救了那个老东西的命吗?是我,是我在山上拼死护着老东西回来的,你算什么玩意儿!”

    “老二,注意你的措辞,那是我们共同的父亲!”薛天翰这时已经有些压不住火气了,“其他的什么事我都能让着你,但你要再敢侮辱父亲,就不要怪我出手教训你!”

    “哎呦?怎么?你想上家法啊?”薛天林完全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“好啊,我等着你,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给我上这个家法!”

    薛天翰对自己这个弟弟还真是没有办法,两人间的矛盾已经很久,而且薛天林搬走也已经很久很久,几乎就没回来过,这几乎成了薛天翰心中的一个结,无时无刻的不想解开,却怎么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薛天林对于家主位置的竞争失败耿耿于怀几十年了,在他看来这个位置就应该是自己的,却被根本不可能的哥哥抢走了,这就成了生平最大的仇恨,难以磨灭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回来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谈吗?”薛天翰重新压下心里的火气,不再跟他去探讨刚才的问题,尽量平静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谈?”薛天林冷笑,“别开玩笑了,我说了今天是来找你算账的!”

    “你想算什么账?”薛天翰声音也有些难听,毕竟自己这个弟弟实在有点太不知好歹了。

    “你那个外面捡回来的野儿子伙同外人把我孙子乃至于我打伤。”薛天林完全不在乎自己的那张老脸,还很得意的问道,“这笔帐是不是该跟你好好算算?”

    “平谷虽然是我领养的,但既然姓了薛就是我薛家的人,我不希望再听到这种话。”薛天翰带着怒意说道,“而且平谷向来守孝道,绝不可能做出你说的那种事,你不要来无理取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薛天翰出去后,何冲他们三个坐在屋子里就没轻松下来,虽说屋子里听不到外面的对话,但总是有种异样的气氛在里面徘徊着。

    “薛兄,我怎么总觉得不对劲?”何冲刚坐下喝了口茶,却皱眉小声说道,“你感觉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有两道杀气!”薛平谷同样低声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不,是三道!”何冲看起来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但嘴里却说道,“一强两弱!”    目标编号0188休闲文学网 nkk.La 随时期待您的回来神级黄金指全文阅读